天地不仁

聪明的人才能看到下面的话:

【晴乐】烟花祭前的一天(一发完)

        “喂,晴明!晴明!切,不在吗?”
  身负巨大弓箭的青年,大步跨进了一间庭院,进门后便开始大喊大叫,似乎是在寻找这所宅邸的主人。
  “啊啦啊啦,这不是源博雅大人吗?”
  只见一位年轻美丽的女子,手执法杖,从屋里迎了出来。
  “真不凑巧,晴明大人带着小神乐出去买东西了。您若是有事的话,可以让我转告给晴明大人。抑或,您在这里喝杯茶,等晴明大人回来?”
  “唔,八百比丘尼...”
  名叫源博雅的青年皱着眉看向眼前的女子,好像十分头疼的样子。
  “不用了,我来也没什么重要的事,只是来...”
  源博雅欲言又止,八百比丘尼则显得十分耐心,笑吟吟地看着他。
  “算了,我还是在这里等他们回来吧!有酒吗?”
  “呵呵,当然有。还请您稍等片刻。”说完,八百比丘尼便飘飘而去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嗝,晴明那家伙...怎么还没回来?”
  “源博雅大人,这才过去一盏茶的功夫,还请您稍安勿躁,他们应该快回来了。”
  八百比丘尼一边说,一边给源博雅满上第十盏酒。
  “倒是您,酒是不是喝的太多了点?待会儿要怎么见晴明大人?”
  “没...没事,我还——”
  “博雅?你怎么来了?”
  声到人到,门口正站着阴阳师晴明,身后跟着拿着苹果糖的神乐。
  “晴明!”
  看到晴明回来了,源博雅蹭地站了起来。
  “既然晴明大人回来了,那小女子便先行告退。”说完,八百比丘尼转身离开了前院。
  “晴明...”神乐拉了拉晴明的衣角,有些不安地喊。
  “没事的,神乐。”晴明安慰地摸了摸神乐的头,“博雅应该只是有点事找我商量,你先去后院找比丘尼玩好吗?”
  “不,等等!神乐也要留下来!”
  “唔...!”源博雅这一嗓子,吓得神乐整个人都躲到晴明身后,手中的苹果糖也掉在了地上,摔得粉碎。
  “啊,对不起神乐!我,我不是故意喊你的,我是因为...”
  “源博雅先生,请问您到底有什么事要找神乐,能否当面说清楚呢?”晴明面带不悦地打断源博雅,语气也变得冷淡了些。
  “呃...就是。”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,源博雅猛吸一口气,大声说到,“有人送了我一套小孩子穿的女式和服,留在我这又没什么用,所以我打算今天带过来送给神乐!没了!”
  “...小孩子穿的女式和服?可是源博雅先生,我记得您好像并没有什么姊妹啊?”晴明怀疑地盯着源博雅,啪地打开折扇,遮住半张脸。
  “额,这个嘛...咳,你只要知道我今天就是来送衣服的就行了。而且明天不就烟花祭了吗?神乐还没买新衣服吧?”
  “事实上,我们今天除了去买生活必需品以外,也帮神乐买了新衣服。”
  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  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  “呃...啊哈哈哈,晴明你买衣服还真快啊!这么早就买好了!那我就先回去了,告辞!”
  源博雅神色尴尬地挠挠头,朝大门走去。
  “那个,我想试试...博雅送的衣服...”
  此时神乐已经把头从晴明身后探了出来,弱弱地向源博雅说到。
  “诶?!哦!好,好!你等等,我这就拿出来!”

        “哇!妖狐叔叔你看,神乐大人的新衣服好好看啊!还有毛绒绒的小球球!”
  跳跳妹妹正趴在妖狐的大尾巴上,看着庭院中的神乐换新衣服。
  “可爱的少女哟~如果你喜欢的话,小生也可以买给你的。不过...要一个亲亲才能换哦~”
  “真的吗?那,我要像叔叔尾巴一样毛绒绒的衣服!”
  “呜哇妹妹别听他的!招棺材吧你个狐狸!”
  “诶诶诶,大舅?都是一家人啊!冷静!冷静!!”
  “可恶的狐狸,谁是你大舅!?别跑!”
  阴阳师的庭院里,又上演着“愤怒的棺材”年度巨戏。
  “晴明,妖狐又被跳跳哥哥追着打了...”
  “别担心神乐,妖狐受伤了还有桃花妖她们治疗呢。而且以妖狐的实力,也不那么容易被打伤。”
  晴明此时正蹲着给神乐系腰上的系带,而神乐则看着院中的棺材四处飞舞。
  “嗯...那个,晴明...”
  “恩?”
  “我自己可以系带子,不用晴明帮忙的。”
  晴明手上动作一滞,随后便笑着说:
  “是吗?神乐很厉害呢,才这么短的时间就学会系蝴蝶结了,很不错哦!”
  “恩,谢谢...”
  晴明把带子递到神乐手里,神乐的脸微微有点泛红,低着头认真系起了蝴蝶结。

        “啊啦,小神乐变得好漂亮啊,衣服的尺码很合适呢。”
  听到八百比丘尼的夸奖,神乐有点不好意思,扯了扯晴明的衣袖问:
  “是,是真的吗,晴明?”
  “嗯,是真的。博雅选的这套衣服跟你的瞳色很搭,神乐穿上很好看哦。”
  站在樱花树底下的源博雅听到了晴明说的话,大声反驳到:
  “喂喂,都说了是别人送的,不是我选的!”
  “博雅,要跟我们一起去参加烟花祭吗?”
  “啊?”源博雅很显然没想到晴明会邀请他,“我也可以一起去吗?”
  “你送了神乐一套衣服,神乐应该也想让你去。是么神乐?”
  “恩,谢谢你的衣服,我很喜欢。”通过一段时间的相处,神乐也不再害怕,落落大方地来到源博雅面前,问到:
  “要来一起参加烟花祭吗?”
  源博雅罕见地红了脸,不过很快回答到:
  “当然可以!那烟花祭那天我来庭院找你们。我待会儿还有事,先走一步。到时候不见不散!”
  “好,不见不散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晴明...”
  “嗯?怎么了神乐?”
  源博雅走后,八百比丘尼也回到了后院,前院只剩下晴明和神乐。
  “那个,我不是因为不喜欢晴明买的衣服才不穿的...只是因为,我觉得博雅好像很失望的样子,所以才...”
  “我知道的,神乐是个很善良的孩子,这么做没有什么错哦。”
  说着,晴明温柔地揉揉神乐的头发。
  “恩...谢谢...”
  神乐有些害羞地低下头,不过嘴角却止不住上扬。
  “好了神乐。”晴明轻轻拉起神乐的手,”该去吃饭了。八百比丘尼还有式神们还在等着我们呢。”
  “好。”
  
  看来,今天又是平静的一天呢。